Top
首页 > 娱乐 > 娱乐资讯 > 正文

贾乃亮加盟喜剧网络综艺 韩庚、佟大为演段子 破元灭明

红网 易闻网 2015-11-04 17:57:20
[摘要]   周五,国民奶爸贾乃亮带着他的第一档喜剧网综节目《小亮亮@好笑头条君》搞笑来袭。在这档节目里韩庚、佟大为、马可演起了段子,大宝健男神乔杉彻底文艺了把,唱起了民谣,网友惊呼:“穿越得太厉害!”不仅

  周五,国民奶爸贾乃亮带着他的第一档喜剧网综节目《小亮亮@好笑头条君》搞笑来袭。在这档节目里韩庚、佟大为、马可演起了段子,大宝健男神乔杉彻底文艺了把,唱起了民谣,网友惊呼:“穿越得太厉害!”不仅如此,小亮亮免费奉送的表情包,也得到了网友们超五星评价。

  尽管如此,仍有网友质疑这档节目不外乎是消费奶爸贾乃亮的超人气。对此,优酷土豆娱乐节目中心总经理宋秉华“自剖”网生节目“圈粉”必备的“3+2+3.5”黄金法则。

  我坚持一个在未来可能被证伪的观点:互联网视频播出方式,因其任意时间、任意地点、任意内容的自由度,必将战胜现有的电视网线性的、不可逆的播出方式。

  假设这一理论是正确的,则意味着内容人必须从现在开始思考:如何满足那些有着无限选择而变得无限挑剔的观众。

  我试着站在观众身边去思考这一问题的答案,去思考他们正在面对什么样的世界,他们有着怎样的需求以及他们希望获得什么。

  我坚定地认为这是可以发现答案的,并且可以构建一个理论体系为未来做好准备。

  任何一个理论体系,总是从最简单、显而易见、无需证伪的公理中推导出整个理论体系。在内容选择这个问题上,似乎如下的定义是可以接受的――观众总是最大可能选择当下最好的内容。假设以上定义是成立的,则我们面对的第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是:什么是好的?

  三“好”内容是王道

  在不远的未来,网络视频的发展将会告知我们很多关于“好”的定义,但就已知的网视内容而言,我个人认为所谓的“好”内容,无外乎以下三点:有趣、有用、有话题。

  这3项指标当中,网络内容只要占据其中一点,就足以让这个内容得以在市场上立足。占据其中两点,这个内容火爆的程度就会呈现几何级增长。占据三点的内容,似乎还在路上。同时,必须要承认,三项指标当中的任何一项只要足够长板,同样足以让观众买单。

  什么是有用的节目:

  《晓说》:弥补了中国人在中国与世界近现代史上的知识缺陷。

  《罗辑思维》:弥补了中国人在道理上的知识缺陷。

  什么是有趣的节目:

  《万万没想到》:真心没别的,这节目在当年就是那么有趣。

  《�丝男士》:同样没别的,足够有趣而已。

  什么是有话题的节目:

  《穹顶之下》:这节目的话题力度已经足够冲击了。

  《奇葩说》:同样是锋利的话题作为主料。

以上节目中,我认为:

  由于高晓松的个人魅力,使得《晓说》比《罗辑思维》更“有趣”,所以《晓说》的影响力,整体大于《罗辑思维》。

  由于《奇葩说》在有趣方面远胜于《穹顶之下》,因此论绝对影响力的广度,《奇葩说》是超过《穹顶之下》的。

  所以,可以理解为:《奇葩说》兼具有趣和有话题,《晓说》兼具有用和有趣,《穹顶之下》兼具有用和有话题。

  同样仅仅是假设,以上三个观点是成立的话,我们又总会注意到一些悖论:很多节目同样具备以上三点中的某一点甚至两点,为什么不成功。比如…………算了,就不得罪人了。

  如果所谓不成功=非现象级,那么我认为一个节目又必须符合以下两个要素,才有可能成为现象级节目。

  现象级节目只做“新”和“对”

  “具备新的视听语言+具备大众认知广泛性”,简单地说,做“新的”、“对的”。

  前者非常容易理解。举例而言:《我是歌手》开创了大牌歌手像草根选手那样同台竞技的先河。在《我是歌手》之后,出现了一系列专业歌手比赛类的节目,很多节目的星光度甚至超过《我是歌手》,但是都没有获得《我是歌手》的成功。原因很简单,不新鲜了。

  一个节目必须具有全新的视听语言、表达方式、思考逻辑才有可能占据一个新鲜效应或者先发优势。

  《万万没想到》之后,同样有一大票类似于《万万没想到》的节目,包括台词、剪辑、内在罗辑,都是相同的,但是连《万万》十分之一的影响力都不具备,我猜想原因恰恰是因为“万万”第一个采用了“日和漫画真人版”的视听语言方式。而追随者,面对的是对这一表达方式彻底熟悉的观众。

  另外一点就是具备大众认知广泛性。所谓大众认知广泛性,即指你的节目选题,是否面对了最大多数观众的共同需求。举一个反面例子,我从来都很反对试图制作一个以时尚为题材的节目,而期待它成为现象级节目。原理很简单,“时尚”这件事,从来都是掌握在少数人当中的东西。时尚如果真的被大多数人掌握,那就叫班尼路了。

  所以,类似于:笑、热点,这样的题材,才是具备最大程度人群共性的内容需求。国际著名的模式咨询公司TheWit曾经向我们展示过一个图表,回答了这样一个问题:在所有的Youtube的频道上,上千个不同领域的自频道中,什么样的频道最受欢迎。数据证明,订阅数前十名的频道中,高达40%是Comedy(喜剧搞笑)类型。同时,热点也是每一个人都希望获得的。因为人类得知热点意味着获取更多安全感。而安全感,是每个人所必须的。

  假设这一理论成立,大家不妨关注下优酷刚刚公布的一个叫《好笑头条君》的项目。基本立意就是把备受关注的话题与事件搞笑化表达,同时主打有趣和有话题两点。

  按照以上逻辑(我要强调,整个这篇文章都仅仅是我自顾自思考的逻辑,本人不承担任何听了之后做得不对的后果),那么全世界能红的节目就只有《法治进行时》、《晚间新闻》、《天气预报》这样的节目能红了。

  但事实证明,这三类节目在网视中完全不起作用。为什么?因为网视与电视观众构成不一样,所以他们期待的内容在选题上就完全不同。

  网络受众的三个半话题

  中国网络受众是中国内容人有史以来面对的最难伺候的一群受众。他们大概长下面这个样子:1、亚洲第一批富裕的年轻人,他们吃喝不愁,所以事业不顺就会回家宅着。2、有愿望而没梦想、有偶像而无英雄、有目标而无信仰。简单地说,就是吃穿不愁且无聊。如果还有更坏的消息,那就是:因为互联网的存在,他们什么都见过了……

  但是客户永远是对的,所以内容人震惊地发现观众已经不爱看晚会之后,必须真的仔细想想,到底他们的生活是如何构成的。在我个人的观察中,年轻的中国网络受众一直有3.5个话题是他们关心的――爱情、事业、友情+半个家庭。(为什么才半个家庭?正在看文章的你,请回想一下,上一次给爸妈打电话什么时候?上一次给女朋友打电话呢?)

  所以,我们关注到,几乎所有成功的网综,都离不开这几个话题。

  《万万没想到》选题:

  “�丝应聘”(第一季第二集)

  “安静的美男子”(第二集第一集)

  《�丝男士》选题

  “大保健男神系列”(乔山)

  “�丝与女神约会系列”(柳岩与大鹏)

  《奇葩说》的选题:

  《应不应该向父母出柜?》

  《好朋友的恋人劈腿应该告诉吗?》

  这里的“半个家庭”概念,多说两句:并非是说中国年轻人不孝顺,相反,在全世界范围内,中国年轻人都是最看重父母对自己的期望值的。问题只是出在,这群衣食无忧的年轻人的父母,大多从苦逼的时候走过来,他们的身上往往承担着过重的父母期望。而逃离压力,又是人类的本能。

  中国电视已经发展了四十年,不论方法是什么,要承认我们现在的电视工业水平已经与世界水平越来越接近。网视的发展仍然处在第一个洪荒十年,绝大部分的现在的经验也许都只是盲人摸象。我相信按照经验细分,以上“3+2+3.5”的法则仍然可以近乎无限地向下细分,并产生新的判断与规律。但同时我也相信,只要不断地总结与摸索,内容生产就可以像产品生产那样,根据经验将制作手段模块化,而通过模块化的工作,产生永远符合甚至超过观众预期的内容。

上一篇:“大衣哥”朱之文回应质疑:说到底我还是个农民 冷人傲世

下一篇:张国立炮轰电影市场病态:大家嗨的都是数字 流川枫生日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