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财经 > 理财投资 > 正文

美联储年内加息存争议 美元下半年或继续上涨

中国经营报 易闻网 2016-07-25 11:08:44
[摘要]  美联储将于北京时间7月28日公布最新的利率决议,但从美联储官员之前的表态来看,7月加息的可能性较低。  不过,最新出炉的美国6月非农就业数据意外远好于市场预期,又引起了市场对美联储加息节奏的关注,因为非农就业数

  美联储将于北京时间7月28日公布最新的利率决议,但从美联储官员之前的表态来看,7月加息的可能性较低。

  不过,最新出炉的美国6月非农就业数据意外远好于市场预期,又引起了市场对美联储加息节奏的关注,因为非农就业数据是美联储决策的一个重要参考依据。近日,

据美国劳工部公布数据显示,6月美国新增非农就业人数为28.7万,远超市场预期的18万,更是较前值3.8万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失业率小幅升至4.9%,平均时薪年率升至2.6%。

 

  非农数据表现亮眼,这是否意味着即使7月不加息,美国年内加息仍可期?对此,受访业界专家尚存争议。

  美联储年内加息尚存争议

  部分受访专家认为,从目前来看,美国7月不会加息,同时年内加息的概率也较低。“本次非农数据大增,因制造业就业人数增加,而失业率有所上升是因为进入就业市场的人数增加,表明就业信心强劲。”对于美国非农就业数据,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对记者分析称。

  但在潘向东看来,虽非农就业超预期,但通胀压力有限,加息仍保持谨慎。从美联储的会议纪要看,年内加息的概率正在下降。

  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姜超也发研报称,年内加息概率仍低。“6月英国公投脱欧后,美元指数飙升对美国经济和通胀回升均将有冲击,欧洲市场不确定性增加也为全球经济复苏蒙上阴影,尽管6月非农超预期,但可持续性仍待观察。”姜超说。

  最新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显示,美联储7月加息概率依然为0,9月和11月加息概率也仅从5%升至11%,12月加息概率仍在30%以下,年内加息概率仍低。

  同时,在姜超看来,6月非农虽超预期,但难掩就业整体疲弱。美国6月新增非农就业28.7万人,创8个月新高,远超市场预期的18万。但5月新增就业下调至1.1万,平均来看近3月新增就业不足15万,近期美国就业整体依然疲弱。

  对此,从市场反应也可见,就业数据公布后黄金一度暴跌1.8%,但最终依然收涨,美元指数也反应平平。

  因而姜超认为,美联储年内大概率按兵不动,全球宽松延续,黄金、国债仍是资产保值避风港。

  然而,还有受访专家却认为,目前市场低估了美联储在未来加息的可能性,年内至少还会加息一次。 “我觉得市场严重低估了美联储加息的决心,最快可能在9月行动,今年至少会加息一次!”国金证券大类资产配置资深分析师徐阳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而美国克利夫兰联储主席(在美联储有投票权)近期也公开表示,美联储一直适当地保持谨慎。每次政策会议都可能讨论加息,仍然认为逐渐加息是适当的。资产价格并非美联储的目标,不认为必须增加更多宽松措施,QE仍然是为市场增加宽松的最好的工具。

  下半年美元或继续上涨

  虽然受访专家对美联储年内是否加息尚存争议,但他们下半年仍看好美元走势。

  徐阳对记者称,美元指数将会走强,这是因为受到美联储加息的驱动。另外,意大利公投,美国总统大选或将提振美元。

  随着英国脱欧后,意大利正成为新的风暴眼,年底美国大选也可能是黑天鹅事件,2016年避险情绪注定升温。

  目前市场尤其对意大利颇为关注,因为意大利银行业因坏账率居高不下且缺乏有效救助措施而深陷危机。据欧洲央行的统计数据显示,意大利银行业不良债务总额高达3600亿欧元,占整个欧元区银行业不良债务的约1/3。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显示,意大利银行业不良贷款比率为11.2%,也较欧盟国家平均值4.3%高出两倍有余。在业界看来,严重的银行业不良债务问题,对于刚刚走上缓慢复苏道路的意大利经济而言,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7月13日,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外汇分析师陈德能也公开认为,亚太货币兑美元的走势将在2016年底前企稳,且随着市场再次调整对美国升息的预期,及亚太区经济活动好转,美元涨势料将中止。

  瑞银认为,美元兑亚太货币,在下半年或将迎来一个大幅度的反弹,这是因为目前市场普遍低估了美联储在未来升息的可能性。

  但是就亚太货币的前景来看,陈德能认为,美元兑亚太货币走强的趋势,实际上仅限于2016年的下半年。这是因为美元的走势要考虑到实际利率,若美联储使通胀率的上升速度高于利率的上调速度,会相应导致实际利率的下调,这会成为美元走强的一个限制。

  不过,美联储审慎或对美元形成一定制约。银河证券宏观分析师许冬石发研报称,由于美联储整体货币政策正常化的进程还是维持审慎与稳健的特征,短期内在维护全球金融稳定及考量美国经济复苏较为温和等因素,其加息进程估计暂时延后,如此美国货币政策对于美元的持续走强会形成一定制约。

  因此,许冬石认为,当前人民币兑美双边汇率的贬值应该还是一个可控的过程,而不是一个无序下行的趋势。央行还是有足够的政策手段与空间,来坚持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实现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区间内双向波动,进而保持相对平稳。在短期汇率下行将前期积蓄的贬值压力部分释放之后,央行的汇率管理可能反而成效。对于市场而言,届时汇率因素所带来的风险反而会更加可控。

  因而在许冬石看来,以全年的观点来看,当前人民币汇率的短期波动仍然处于政策当局的掌握之中,就美元短期的显著强势,人民币顺势而为相应适度贬值,未尝不是一件不太坏的事。

  这从6月出口数据可见:6月出口同比增速好于预期,增速较5月略增0.1个百分点。有受访专家称,考虑到基数略高,6月出口形势较5月好转,人民币贬值也有一定贡献,对出口形成一定程度支撑。

  数据显示,中国6月出口同比(按人民币计)1.3%,预期0.3%,前值1.2%。

  6月份人民币汇率指数呈现小幅贬值。据统计,2016年6月30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为95.02,较5月末贬值2.19%;参考BIS货币篮子和SDR货币篮子的人民币汇率指数分别为96.09和95.76,分别较5月末贬值2.39%和0.47%。

  “虽然三个人民币汇率指数均有不同程度走贬,但在英国‘脱欧’导致国际汇市剧烈波动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波幅远小于其他货币,总体上对一篮子货币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市场预期也较为平稳。”对此,央行官网转载的中国货币网特约评论员文章称。

上一篇:央行副行长:人民币纳入SDR准备工作有条不紊

下一篇:消灭一切高收益资产 新兴市场资金流入屡创记录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