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福建高院再审21年前抢劫杀人案:被告人称要清白

法制晚报 易闻网 2015-12-17 16:24:08
[摘要]   蔡金森与许金龙等几家人经常会聚在一起聊案情和申诉的具体事宜 本版摄/曾玺凡  蔡金森现在在联星村附近一家服装厂工作,只能勉强应付一些轻体力消耗的简单工作许金龙的哥哥说,案发当天,许金龙还在为家门口的

  蔡金森与许金龙等几家人经常会聚在一起聊案情和申诉的具体事宜 本版摄/曾玺凡

  蔡金森现在在联星村附近一家服装厂工作,只能勉强应付一些轻体力消耗的简单工作

许金龙的哥哥说,案发当天,许金龙还在为家门口的土地庙修砌地基

  16日上午,福建高院正式做出决定,再审21年前发生的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蔡金森抢劫杀人一案。四人中一人已经刑满释放,其他三人已经服刑第21个年头了。

  已经刑满释放的蔡金森,曾经供出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三人。获释后,在多个场合向三家人表达自己的愧疚,希望可以获得理解和原谅。

  对于案件再审,蔡金森认为意义重大。“只有还我个清白,才能算真正的自由,否则我将永远抬不起头。”

  进展 福建高院决定再审21年前抢劫杀人案

  1994年1月13日夜,福建省莆田县忠门镇前范村村民郑金瑞(男,66岁)被人捆绑在家中床上杀死。现场为郑金瑞家老厝,共有5道房门被撬、挖开,家中有多处被翻动的迹象,莆田县公安局将本案立为抢劫案进行侦查。随后,许金龙、张美来、许玉森、蔡金森等4人涉嫌作案被捕。

  1995年6月5日,莆田中院做出一审判决,以抢劫罪判处许金龙、许玉森、张美来死刑,而蔡金森因为在案中所起危害较小(带路、望风及按住被害人脚),且坦白交代,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许金龙、许玉森、张美来不服判决,提起上诉。福建高院于1999年4月4日作出二审判决,将许金龙、许玉森和张美来改判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改判理由语焉不详:“考虑到案子的具体情况,四人尚不属于死刑立即执行之犯罪分子”。

  原判决生效后,四被告人及亲属分别向福建省高院及福建省检察院作无罪申诉。

  2014年2月,福建省检察院作出再审检察建议书,认为“原判认定蔡金森、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共同抢劫犯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建议福建省高院依照审判监督程序予以再审。

  昨日上午,福建高院发布的再审决定书称,经审查认为,再审检察建议及申诉人许金森、许金龙、张美来、蔡金森的申诉理由,符合重新审判的条件。根据相关法规,决定本案由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本案将择日依法公开开庭审理。

  服刑20年的“抢劫杀人犯”:等得太久了

  昨日早上9点,接到福建高院方面电话通知去乡政府时,蔡金森已经在染织厂工作了一个多小时,“还以为只是过去配合案件调查,想不到拿到了再审通知书!”

  当福建高院法官宣布该案再审时,四家人都已经泣不成声。蔡金森在微信朋友圈贴出再审通知书后,发了第一条信息:“等得太久了。”

  去年8月9日,服刑20年的“抢劫杀人犯”蔡金森刑满释放。因为担心影响减刑,他在狱中一直未申诉,这个过程经历六次减刑。其余三人,目前仍在莆田监狱服刑。“虽然我已经出来了,但是他们还在监狱,一定程度上说是我连累了他们。”蔡金森说。

  向法晚(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回忆起20年前的事时,蔡金森依然对被捕过程印象深刻。蔡金森说,在被抓之前,他前后一共被派出所问话三次:第一次是在1994年1月31日,之后是2月1日,第三次是2月28日。最后一次他被扣留在派出所,这一天是他婚后第18天。

  蔡金森称,当年警察说这事不可能是一个人干的,让他交代出同伙。被打不过,蔡金森开始胡乱供述,先说是与父亲、妹妹一起作案,公安说不可能是你家人,只好又供出许玉森、许金龙、张美来等人。

  蔡金森称认识其他三人,但当时与这三人关系均不好。许金龙的哥哥许金森则称,蔡金森家族自上辈起就与其和许玉森的家族不和。蔡金森对此亦有供述,称家族之间经常发生争吵。

  “获释后就立即申诉” “对三个家庭充满愧疚”

  入狱期间,蔡金森的奶奶、爷爷、母亲相继离世。新婚妻子在等了他七年后同意离婚。蔡金森说,曾在监狱里见过他们三人中的两人,觉得无颜面对特别愧疚,在狱中积极表现就是为了早日获得自由,并向他们保证“出去给你们申诉”。

  蔡金森告诉说,一出狱,他就拿着亲属们给的500元钱找路边的律师事务所写了份“申诉状”,请求福建省高级法院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对本案重新审理;依法撤销一二审法院刑事判决书;宣告其无罪。

  “这件事情不管谁遇到,都会怨恨,有一段时间我们都特别特别恨他。本来好好一个家庭,就是因为他这样一说,就变成这样了。”张美来的女儿张珍烟说。直到2011年,许金龙三哥许金森看到当时的卷宗材料后对蔡金森的态度才有所改变。

  出狱后,蔡金森曾在一同去申诉的车上、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等多个场合向三家人表达自己的愧疚,希望可以获得理解和原谅。对于蔡金森表达的愧疚,三家人心情复杂。许金龙三哥许金森对蔡金森说,“对你我们没有其他要求,这个案子咱们需要一起去申诉,一起去跑。”

  现状 生活已恢复

  自觉在村里抬不起头

  历经20年牢狱生活,蔡金森身体多个部位都出现问题,前三个月跑医院四处就医,胃还专门动了手术。此后,蔡金森曾随亲戚去天津等地打工,但为更方便申诉,今年年初他回到莆田老家,开始在染织厂上班。

  最开始他在染织厂负责的推布工作是“纯体力活儿”――将一个个圆形的布料从一个机器推滚至另外一个机器,每个月有4000多元收入。刚干两天,部门主管就向上反映将他调离岗位。“体质太差,实在是干不动。”

  经过调整,蔡金森来到现在的岗位,负责厂里布料的质量问题检测,工作强度减少很多,但工资只有2000多元。剪好布料,送到仪器上测弹性、褪色度、缩水度,然后记录,过程并不繁杂,简单且枯燥。“一丝不苟”、“把简单的事情,每次都做好”等字句被贴在工作室最显眼的位置。

  除了申诉,蔡金森基本不外出。工作时也只往返家里和工厂之间,不去村子其他地方,不会和其他村民聊天。蔡金森说,一方面,由于入狱时间太久,感觉世界变化太大,自己已经与社会完全脱节,没有话题可聊;另一方面,自己还是服刑归来的人,曾经拖累了三个家庭,感觉在村里抬不起头。

  声音 “只有还我清白,才算等到真正自由”

  法制晚报:刚拿到再审通知书,你是什么心情?

  蔡金森:非常激动,申诉的努力终于获得了案件实质性进展。这20多年来,一想起自己经历的这些,我就会偷偷哭。真的太难了。

  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有人认为,案子是否平反,对于已经服刑归来的你已经意义不大?

  蔡金森:绝对不是!对我来说意义极为重大!我在监狱劳动改造时,拼命干活,就想着早点出去,为自己申诉。第一,如果平反就是还我清白。只有还我清白,才能算真正的自由,否则我将一辈子扣着“绑架杀人犯”的头衔,抬不起头。第二,给其他三家人安慰和交代,他们都太不容易了。对于他们我一直充满愧疚。

  法制晚报:在监狱时你从没有申诉过,那为什么出狱后你又第一时间写了申诉状?

  蔡金森:我家里条件比较差,只有一个老父亲和妹妹,妹妹很早就嫁人了,没有人给我申诉,也没有人在外面帮我跑这个案子,只能等我出来才有希望。

  法制晚报:现在家庭情况怎么样?

  蔡金森:我现在已经结婚,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收入虽然不高,但生活在慢慢恢复。等到这个案子了结了,我就可以好好过日子,现在真是累了。统筹执行:朱顺忠

  文/深度记者 王选辉

上一篇:新版人民币被指有错别字 专家:用“圆”有防伪功能

下一篇:男子对离婚不满早高峰公交纵火:净身出户活不下去了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