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社会万象 > 正文

公厕取消免费供纸:多数人不应为极少数人买单

北京晚报 易闻网 2015-12-17 16:23:46
[摘要]  奥森公园无障碍卫生间内,卫生纸盒一直空着。   不只是一张卫生纸的事儿  -本期策划 李嘉瑞  曾经的公厕蚊虫乱飞,屎尿横流;现在的很多公厕干净卫生,专人打扫。公厕里的设施齐全、现代,甚至已经有了无
公厕取消免费供纸:多数人不应为极少数人买单
  奥森公园无障碍卫生间内,卫生纸盒一直空着。

  不只是一张卫生纸的事儿

  -本期策划 李嘉瑞

  曾经的公厕蚊虫乱飞,屎尿横流;现在的很多公厕干净卫生,专人打扫。公厕里的设施齐全、现代,甚至已经有了无线网络。但最重要的一个东西:一张厕纸,却难觅踪影。有一个坑、再有一张纸,就可以完成一次如厕。至于其他,都是锦上添花。但如果已经蹲下才发现没纸,再找人雪中送炭,就难了。

  担心浪费,一些公厕干脆不提供卫生纸。但极少数人做出的不文明行为,却让大多数人为之买单,实在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简单地取消免费供纸,是一种简单的管理方式。关键时候发现没纸,会让如厕者此前的一些好印象瞬间归零。这样想来,这就不是一张纸的事情了。

 

  两家医院

  无纸无盒 急用请到楼下买

  协和医院,被认为是中国最好的医院。无论医疗技术,还是医院设施,都堪称一流。在协和医院门诊楼内,每层至少有两个卫生间。卫生间设施现代,打扫得也很干净。还没等记者走进隔间寻找卫生纸,一位男子就很着急地抢先冲了进去。

  男子冲进隔间时,表情很难受。可他跑进去后,又很快跑了出来,嘴里说着:“怎么连手纸都没有?”后来,他向其他上厕所的人借了几张手纸,才安心地走进隔间里。记者看到,卫生间的每一个隔间内,都没有提供卫生纸,也没有卫生纸盒。在门口,也没有卫生纸,也见不到保洁员。

  距离协和医院不远的北京医院,门诊楼内卫生间同样整洁,还有洗手液、烘手机,但也没有卫生纸。保洁员说,北京医院的厕所里,一直都没有免费手纸,保洁员也不提供。如果实在需要卫生纸,只能去一楼的小卖部购买。

  奥森公园

  无纸却有盒 需要可找保洁要

  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有喜爱健身的“夜跑族”。跑步前,“夜跑族”们都愿意先上个厕所。厕所挺新挺好,但就是没纸。

  与协和医院、北京医院不同的是,奥森的厕所虽然没纸,但有卫生纸盒。在奥森公园南门外的一个公厕里,一进门的地方就有卫生纸盒,但里面却是空空的。旁边墙上挂着《奥林匹克公园公共区卫生间保洁标准》,里面明确写明:“提供厕纸”。就此事,记者询问了保洁员。保洁员说,如果如厕者需要,可以来找她领。之所以纸盒里不放,就是怕人拿走。“以前有纸,”保洁员说,但总是被人一堆一堆地拽走,一卷纸用得特别快,一天要放好多卷。到后来,就改成了如有需要,可找保洁员领取。

  记者又走进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内,探访了园内的三个厕所,都没有卫生纸,也没有保洁员值守。记者在南门内西侧的一个厕所里发现,在残疾人专用的卫生间,马桶旁边是挂着卫生纸盒的,但里面却是空空的。经常来跑步的健身者介绍,厕所里一直没纸,大家都是自己带着的。“残疾人卫生间里应该放点纸,毕竟行动不方便,他们想找人借都很费力。”一位健身者说。

  胡同公厕

  没盒更没纸 要得多就被问原因

  相比于协和医院、奥森公园,北京胡同里公厕的卫生状况要差很多。苏州胡同内的一处公厕,附近的居民都要来这里方便。公厕里面没有厕纸,但门口有保洁员值守。记者向她讨要,她没多问就给了记者一大截。

  如厕后记者出门,又想找保洁员再要一些手纸带上。这一次,保洁员稍显犹豫,问了句:“干什么用啊?”在门口的公示牌上,有公厕负责人的电话。记者致电该负责人,对方表示,不放手纸就是怕有些人浪费,或者是私自拿走。如果市民上厕所需要的时候,可以向保洁员要。如果保洁员不给,可以打电话投诉,上级会批评教育。

  天坛公园

  有纸有盒 随意自取

  北京很多公共场所的公厕,都是免费提供卫生纸的。在西单、王府井、双井的一些商场里,在地铁里,都是这样。这些场所都有保洁员值守,如果卫生纸盒里空了,保洁员就会立刻续上。在地铁站内,记者看到了墙上公示的保洁标准:保障卫生间内手纸的使用,用完后需及时补充。

  天坛公园的情况有些特殊。前几年,北京媒体曾经多次报道公园内厕所卫生纸的情况。当时,由于提供免费卫生纸,天坛公园东门、南门附近的多个公厕里,都出现了游客一次拽走几米长的卫生纸,直接带回家用。

  近日,记者再次来到天坛公园,发现这里仍然免费提供卫生纸。在公厕刚进门的位置,有一个公用纸盒。如果需要,进出厕所时都可以取用。保洁员说,现在乱拿卫生纸的情况已经很少,因为这种纸的质量不太好,“顶多是用来上厕所、擦手,别的地方也实在用不上了。

  一笔小账

  在天坛公园东门内的一处公厕里,管理员告诉记者,因为冬天游客少,耗费的卫生纸也比较少,大约每天10卷。夏天时候游客多,耗纸量也大一些。地铁5号线天坛东门地铁站内,一位保洁员说,这里每个公厕每天的耗纸量,大约是3至5卷。双井富力城商场里,一处厕所的保洁员说,这里耗费的卫生纸,大概是每天3卷。

  在记者的探访中,每一处免费提供的,几乎都是大卷的卫生纸,与家用的不同。而且在材质上,这种大卷卫生纸也比家用的要粗糙很多。记者在网络上查询发现,这种大卷卫生纸,几乎都是专门销售给商场、酒店公厕的。

  记者联系了几家大卷卫生纸的批发商,得知每卷10元上下。如果长期批发,价格还能低一些。这样算来,即使是人流量最大的公共卫生间,每天用纸成本最多也就100元左右。

  那些从来都不提供卫生纸的公共场所,其实也是少数。更多的公厕则是曾经免费提供,但被一些贪小便宜的市民“顺手牵羊”,后来就改成了不提供,或是按需索取。就像是一些超市的水果区里,免费塑料袋总是被大爷大妈拿空,后来就改成了称重时发放。

  其实,相比于一些大型单位每年数十万乃至上百万的物业费用,每天给一个公厕提供几十元的卫生纸,似乎微不足道。更关键的一点,则是卫生纸实在太重要了。更多的时候,如厕者不需要洗手液、不需要烘手机、不需要香薰剂,而救急的一张纸,就能让我们舒心。

  本报记者 李嘉瑞

  实习生 白更 张林 文并摄

上一篇:四川男子与村民组成巡山队反盗猎:曾多次面对枪口

下一篇:北京一继母家中勒死女童被拘 邻居:总听见孩子哭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