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首页 > 新闻 > 旅游 > 正文

阿里旅行·去啊推“蜻蜓客”: 抛弃旅游度假的OTA

易闻网 易闻网 2015-10-19 17:48:53
[摘要] 李少华认为,共享经济模式是下一波消费需求的发展趋势,而“蜻蜓客“的推出,使得双方共同挖掘旅游共享经济红利成为可能,开创出不同于传统OTA平台单一解决用户功能性需

 李少华认为,共享经济模式是下一波消费需求的发展趋势,而“蜻蜓客“的推出,使得双方共同挖掘旅游共享经济红利成为可能,开创出不同于传统OTA平台单一解决用户功能性需求的全新商业模式。

  昨夜,在京郊的古北水镇,阿里旅行·去啊与微博宣布了一项战略合作。二者试图令旅游服务平台数据,与旅游内容平台数据产生深度融合,为用户提供更精准的个性化旅游产品和服务。

  双方还将在今年双11期间推出“蜻蜓客”旅游产品,投入海量资源扶持微博旅游自媒体和旅游达人。

  而这一切的背后,似乎是阿里旅行·去啊正在借助淘宝10几年的非标经验与优势,来丰富度假板块的旅游产品种类,撬动目的地旅游资源,抢占旅游共享经济的先机。

  共享经济为内核

  所谓的“蜻蜓客”,是通过自媒体或达人,为用户提供行程定制的产品,以共享经济的模式,给用户提供个性化的旅行服务,并导向最终交易。

  其中,微博和新浪旅游负责达人和内容生产,旅游达人可以在该平台为用户提供行程规划、旅行资讯、推荐旅行服务、达人产品等专属服务,而阿里旅行·去啊为 “蜻蜓客” 提供旅游综合服务,完成交易闭环,并将服务延伸到线下。

  社交媒体商业化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新浪微博与Facebook似乎都迈向了“微电商战略”这条道路。那么这个时候,新浪微博与自己的第二大股东阿里系进行一番“勾兑”,显然是在情理之中。

  微博副总裁曹增辉向TBO介绍,从去年的7月份到今年的6月份,微博上旅行的关键词的搜索次数已经接近1个亿。微博上有7700多万的用户提及到了旅游的话题,在微博内和旅游有关的博文总的提及量达到了9.7亿。

  微博已经成为旅游类的爱好者最主要的一个聚集地,并且有着急切的分享需求。

  来自普华永道最新的调查显示,目前全球共享经济市场约为150亿美元,到2025年这一市场规模将增加至3350亿美元。

  阿里旅行·去啊总裁李少华认为,共享经济模式是下一波消费需求的发展趋势,而“蜻蜓客“的推出,使得双方共同挖掘旅游共享经济红利成为可能,开创出不同于传统OTA平台单一解决用户功能性需求的全新商业模式。

  目光由UGC转向PGC

  事实上,微博+阿里旅行的模式阿里系是早有机会尝试的。

  在UGC(用户生成内容)时代阿里巴巴曾投资过两家代表性的企业——穷游、在路上,不过当年的阿里旅行·去啊与两家企业的协作并不深入。如今,两家企业都在独自尝试商业化,向目的地服务延伸。

  如今,阿里旅行·去啊试图用“蜻蜓客”抓住PGC(专业生产内容)时代的机会。 在UGC时代,一个明显的弊端是,优质旅行内容的作者不能保证作品的更新效率,UGC内容参差不齐。然而,和UGC不同的是,PGC有着一定的优势,它从根本上对内容制造者进行了筛选,即它首先保证了内容的“优质”。 有人这样形容UGC与PGC,UGC就像杂货店,而PGC是品牌店。在移动互联网的碎片化场景下,深度的、有价值的内容反而愈加显得弥足珍贵,而这显然是来自于PGC的,UGC是无法大量、持续的制造出优质内容。 而从消费者视角来看,他们个性化、定制化的需求越来越强烈。一个想去日本旅行的用户需要的是去过日本10次的人的推荐,而不是去过10个国家,但只去过1次日本的。

  同质化程度非常高的UGC内容已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他们开始渴望更优质的、能带他们体验不一样的旅行的PGC内容。

  非标底牌与目的地野心

  按照电商行业标准:商品统分为标类与非标类。

  所谓标类产品,是指规格化的产品,可以有明确的型号等,比如笔记本、手机、电器等。非标类即非标准型商品,没有统一衡量标准和固定输出渠道,产品特性和服务形式相对个性化的消费品类。如:农产品、手工艺品等等。而涉及体验和服务的旅游产品更是非标中的非标。

  标类的运营特点是任何人来做体验都一样的,这个时候基本就是拼渠道流量能力。但非标类商品,背后所涉及到SKU管理、信用保障体系等复杂问题,并非一日之功可以造就。 李少华称,非标是淘宝耕耘了10几年的成果,在这个领域中我们有天然优势。 有数据表明,在淘宝的交易额中,非标类占到的50%以上的份额,而商品SKU总量之中,更是有87%是由非标类提供的。 李少华表示,非标业务上,用户越来越需要精准、精细化的服务,在这个方面传统资源更重要。即便互联网巨头垄断了再大的流量或者客户量,但却对服务层面、非标用户需求层面没有有良好认知。

  “非标产品是百花齐放的市场,要做非标类产品,必须以平台模式接入各种各样的商家。”

  淘宝旅行首任总经理、现任淘在路上首席运营官李鑫举了一个例子,在一个想象不到的国家或地区,某家供应商在当地的资源最具优势。若以直采的形式干掉他并不现实,但平台可以很好的将其吸收。

  因此,可以猜测“蜻蜓客”未来还将承担目的地资源的供给。不过,目前业内人士担忧的是,尽管共享经济未来有无尽的想象空间,但现阶段的现实需求程度有限,分享的模式、平台机制、服务和“供应链”与供给能力的平衡点仍处于探索期,中短期内可能难以发挥出爆发力。

  但李少华认为,阿里旅行·去啊之所以启动“蜻蜓客”项目,是因为发觉市场上有这样的需求。

  公司正在随着消费者的变化而做出转变,阿里旅行·去啊到现在为止没打算通过“蜻蜓客”赚钱,我们是在革自己的命。

  另一方面,“蜻蜓客”提供定制咨询服务、但不掌控资源;目的地供应商掌控资源、但可能不提供定制咨询服务。不过,阿里旅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欢迎有定制能力的商家入驻,成为“蜻蜓客”一员。

上一篇:川西党岭葫芦海—心在天堂身在地狱

下一篇:纵观世界民宿产业发展 探索我国民宿发展路径

本地 新闻 娱乐 财经 数码 社会